零彻

辣鸡文手在线躺尸ing

【雷安】关于食物的战争

ooc预警
渣文笔注意
深夜写文脑子不好请注意
没错,我来诈尸了。

“我说,安迷修。”雷狮扯了扯他那有些破损的头巾。
  “在人饥饿时,有些东西总会变的美妙,不是吗?”
  “所以...你到底想表达什么?”安迷修摸了摸背包,摸出仅剩的一瓶清水,认命的灌了下去。
  “我觉得...你现在看上去十分秀色可餐。”雷狮直勾勾的看着正在喝水的安迷修。
  “噗————”安迷修吓得喷了出来,露出一副十分惊悚的样子,并立即退后了十米。雷狮没有注意安迷修的表情,摸着自己三天没进食的胃,缓缓向着前方移动。
  “你真的很诱人,就像烤萝卜串一样。”
  “???”安迷修有些懵,但看着如饿狼扑上来的雷狮,他果断扔出了自己的黄蓝背包,雷狮直接咬了上去。
  “...”
  “...”
  两个人同时闻到了饼干的香气。
  雷狮拿着不知道从哪个隔兜翻出来的压缩饼干,果断拆开了他。
  “等等恶党!”安迷修伸手。
  “那真的是最后的食粮了!”
  “你说的很有道理。但我找到的东西就是我的。”于是雷狮一口咬了下去。
  安迷修很生气。
  安迷修冲了上去。
  雷狮刚刚补充了.能量,自然是有力量一些,比较轻松的撂倒了两天没吃饭的安迷修。
  “你还有什么,交出来。”
  “没了,恶党!要不是你说来这里探险,我们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下场!”安迷修咬咬牙,拽住雷狮的头巾。
  “想打架?不奉陪谢谢。”
  “我......”“诶你们原来在这儿啊!”金拿着一个蓝色的手提袋,向他们招了招手。
  于是事情就完美的告一段落了。
 

【all黑金】一块巧克力引发的战争(ABO)

很短,很糙
----------------
起因:金家兄弟打了一天的游戏,很饿
地点:凹凸商场的门口
经过:
“为什么买个巧克力要跑这么远?”
“因为我想多和你待会啊~”金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。
“咱们没有爸,没钱带你去德国。”黑金立马退到了秋的身后。秋摸了摸两人的脑袋,说:“黑金你又从哪个帖子看来的?”
“...保密。”
“那我不问了。金,看好你弟弟,别被哪个Alpha给拐跑了。”秋摆摆手,走进了商场。
“哎,姐姐,你去哪?”金拉着黑金就往前走。
“没什么,和人约好了,你们自己先逛着吧。”秋大方地一甩手,就跑远了。
黑金一脸嫌弃。
金也没去管黑金脸上的颜色,硬是拉着他就往里拽。“黑金,姐姐都说了,我们自己先逛,走吧!”
黑金的肚子叫了几声。
“...赶紧的”
说真的,宅在家里三余年的黑金还真没怎么来过这种大型商场,还是有些迷路的。常和朋友一起来的金倒很兴奋,好不容易买完巧克力,黑金才发现
金丢了
...
他现在很绝望,手机和钱包全在金那里,他想要自己打车跑路走人也没辙了(喂)
事已至此,黑金决定到处窜窜,碰碰运气。
结果碰到了熟人。
他也是认识那个人的,金常常提起他来:一头白毛,比他还冰的冰山脸,以及一头疑似芦荟的发胶毛。
他很好奇一个A能和金这样和个O一样的B是如何认识的,但又不想多和他接触,索性直接跑路走人。
黑金叼着根巧克力棒就向网吧去,他身上还有一点点零钱,差不多能够一小时,他决定向网上游戏里的好友求助。
然后那个芦荟头坐到了他身边。
...场面十分尴尬
黑金不相信巧合,但这种局面也是没办法,好奇心促使他朝格瑞的屏幕上看了一下。
天,这不是他玩的游戏里的烈斩吗。
他认识这个ID烈斩的人的死敌,也就是常和他组队的大罗神通棍,黑金刚好想向他求助来着。
眼前有个能套近乎的人,但黑金就是不想去理他。
一走神,黑金手上还没来得及开的巧克力掉了下去,他下意识的去接,一旁在活动手指的格瑞也下意识的去接,两人的手指碰到了一起。
A碰到O,结果可想而知。
格瑞薄荷的信息素缠绕在指尖,黑金一皱眉,猛的抓住了格瑞的手,然后弯着腰拍到了地上。
地上还有一些没有扫尽的碎玻璃渣,把格瑞那极好看的手划了几道杠子,然后黑金就没再理他,继续找他的游戏搭档去了。
格瑞:???
格瑞旁边的雷狮笑的满地打滚,再往边上的安迷修踢了他一脚,“你能不能安静点?”
“傻逼骑士,你看看你游戏。”雷狮揉了揉腿。
上面写着几个大字:您已被玩家【雷狮】击杀
安迷修立马黑了脸,揪起雷狮的领子就往椅子上摔,雷狮轻松躲过然后反击。
然后牵扯到了格瑞,他脸一黑,抄起旁边的东西就往他俩脸上砸。
然后格瑞发现,他抄的是黑金电脑的鼠标。
鼠标表示很无辜。
然后黑金就叼着他的第三根巧克力棒跟他们三仨打了起来,然后他发现他的巧克力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咬了。
然后三个正直大好时光的Alpha就这样子恋爱了。
事后好不容易找到黑金的金表示很无辜。


50粉点文

我的作业十点才肝完。。。下周更all黑金
然后快到50粉了,先发再说:
叶翔,雷安,all黑金,凹凸全员友情向四选一
全职的好久没写,可能会很困难。。。
另外可以点梗
没了O:-)

我已经大概想好了那个all黑金文的内容了,估计是个短篇,什么时候写。。。嗯。。。
看我作业写不写的完吧
克隆体的梗应该会取消

【伪全员】关于某站的那些up们

*全员友情向(鬼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写CP)
*黑金出没
---------------------
黑金篇:
手书大佬,基本什么都会
曾经在游戏上和嘉德罗斯打过平手,被粉丝称神
可惜是个死兄控
成天和兄长腻腻歪歪,你觉得你说你不是GAY有谁信?
金篇:
生活区up,与黑金是兄弟
轻微弟控,对某游戏区up好感很高,因此引得弟弟经常不高兴
粉丝眼中的天使,因此人气很高
不免被YY
格瑞篇:
游戏区up,冰块脸面瘫,在与金合作的一次真人视频中说明自己与金是发小(小时候在国外的黑金表示很悲痛)
常和死对头嘉德罗斯PK(被强迫)
被黑金视为情敌(雾)
嘉德罗斯篇:
游戏区up,明明只有九岁却能碾压众人,使得众多玩家怀疑人生
很喜欢找格瑞打架,经常被拒绝
因为和一个手书up打成平手所以一直很不爽
爆照后收获了一大波粉丝(妈妈粉)
凯莉篇:
动漫杂谈中为数不多的女生,人气高到其他区都被茶毒
吐槽以犀利为主,通常把一部漫喷的很惨你却完全反驳不了她,可能逼疯过人
洗脑大神,能把自己喜欢的CP捧到天上去
曾和黑金合作过,两人是很好的伙伴
某些地方不是很统一
紫堂幻篇:
手办大佬,常和金一起拍视频,引起某人的严重不适
手巧到死,能把黑金画出的场景捏出来,还原度极高
第一个投稿是三个小斯巴达,现在还摆在桌子上
一个很可爱的小透明,常被欺负
安迷修篇:
音乐区up,伪中二的骑士道
按时更新的好up,风雨无阻
曲风温馨可爱(雾),没有一个是BL或者百合
标准的直男
常和黑金和卡米尔合作
雷狮篇:
翻唱区up,也是个中二,有一个叫雷狮海盗团的团队
喜欢把其他原创音乐改的很奇怪,常能拉到一堆仇恨
曾把安迷修一首关于马的歌改成了船,使得曲风变的十分诡异,两人因此结下了梁子
是个好兄长(土豪)
卡米尔篇:
手书大佬,兄控一枚
和安迷修与黑金合作了一首【致敬兄长】,名扬全站
投稿很少,雷狮的御用画师
围巾是本体
甜点控
艾米&艾比篇:
舞蹈区up,一对喜欢各区乱窜的主
两人在一次漫展上撞见了安迷修,然后(你懂)
姐姐喜欢金,弟弟喜欢好心为他们提供音乐的安迷修(喂)
雷狮海盗团的黑粉之一,不表露出来,因为常常被欺负
本体是呆毛(据说没了会死人)
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写了什么?_?
可能会写续集(CP向)
不要脸的打了好多标签(别打我)
呆毛姐弟打不下了O:-)

那个。。。关于all叶和叶翔两篇的坑我应该不会再填了
all叶写的太羞耻了(捂脸)我会删掉
请各位自行取关。。。

【周翔】我姐和我哥日常犯二

1.你们好啊,我是孙依,是孙家最小的女儿,也是唯一一个正常人。
我姐之前就说过,我们家这一辈的人手速都很快,但在意这点的只有我父母。
父亲大人很严厉,动不动就会揍我那个可怜的哥哥,他想我叫他翔哥,被父上从门厅追到了河边。其实我不在意的。
母亲大人很温柔,她经常和父亲大人宠我和姐姐,哥哥依旧没份,姐姐说,她很心疼她弟,要化悲愤为动力,努力产粮。听到这里我就知道她又再想奇怪的东西。
是病,还不能治,可悲。
2.你是不是以为我和他们一样,你错了,我是名音乐家,弹钢琴的那种。
母亲大人弹得是古筝,我奶奶会弹琵琶,我姥姥会弹扬琴,音乐血脉不能断,重任便你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我一点也不羡慕我那跑到别市的哥哥姐姐,因为比起哥哥,我至少还是很幸福的。
3.听说最近哥哥谈恋爱了,还是个男生,长的很帅,姐姐觉得他们很配。
“呵呵”我轻笑出来,一对基佬,不如百合。
姐姐说过的众多话中,只有一句不无道理:
异性恋什么的只能造人,同性才是真爱!
我知道这是指耽美的,但我觉得用在百合上也不错。
我抱紧怀中正在听音乐的她,决定去秀一波恩爱给他们看。
4.我手里握着情报贩子的资料,另一手抓着那个还没睡醒的女朋友,来到一栋建筑面前。
“没错啊?”混蛋情报贩子,信息不准确,差评。
“嗯?我看看?”愚昧的高个子女友看了过来。
“这不是S市地图吗?”
“???”看来计划泡汤了,再去一次S市就回不去了。太失败了。
“誒---,不能去了吗?我还想要个签名呢.”玩
完了,女友不高兴了。
我咬咬牙,大不了今晚不更新在哥哥姐姐的家里住着。
我仿佛看到了我掉粉的样子QAQ
5.我姐说她去请我哥还有我未来的哥哥喝咖啡了,正好我女朋友饿了,我决定去凑个热闹。
“哟!小依!”姐姐大人的手挥了过来,我躲了过去。
“这不是小依吗?你来干什么?”亲爱的你看我们的哥哥是不是很帅。
“孙翔,这是?”看来那个男人就是哥哥的男朋友了,能把哥哥拐走,真不简单。
“哦队长这是我妹。”“妹妹?”对方的呆毛弯了。就算你向我卖萌也是没用的我是不会把哥哥那么容易就交给你的。
“依依你看!好像对称版星星射线!”星星射线?那又是什么?
我看了看对方,好像真的射出了星星,就跟见家长似的。好像没有哪里不对。
“我站周翔啊依依!”
“科科”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表情,后来翔哥哥一脸惊悚(姐姐大人告诉我那其实是痴汉)的告诉我我的表情那时有多可怕,周哥哥摸了摸他的头,姐姐拍了下来。
我和女朋友录了一个周翔的音频视频,我的粉丝又涨了,真可怕。